艺术自述

2016-06-07

在我的作品中,我将素描导入到创造的范畴,从而将绘画观念带入到视觉的语言中,在这个容易引起“观念泛化”的危险时代里,为了保证作品的本质属性从而获得更加坚实的力量与那些浮躁的作风拉开距离,让品质的概念成为检验绘画的在场法则。我将变化中的世界表现在视觉和物理上的指代性的传送带。




作品的题材大多是生活中的感悟,在作品中我会把这些思考隐藏的很深,不希望一眼就被看出来,表面上看来植物丰富惊艳,动物憨态可爱,但实际上却暗藏危险,这些精心安排只有细心的人才能看懂。绘画在我看来就像是探索的游戏,每次都可以从中看到新的东西,这才是绘画的魅力,如果一眼看完了,就没意思了。我喜欢的绘画风格是用以物喻人和异质同构的方法对动物和植物的形象加以变形和叠加,以产生新奇、独特的视觉效果,我一直致力于发展独树一帜的风格。


从“伤城”到“平行国度”,再到“沉睡的森林”,我关注的主题由大的环境问题逐渐转变到小的人内心感受的主题,这一从大到小的变化让我的画作更接地气,更加实质性的起到了绘画的作用。“平行国度”这个系列是我至今都很得意的主题,灵感来源于一次站在代步机上,步行梯在动而我不动,就好像时间一样,我们以为没变,但是时间就在我们不知不觉间已经改变,我喜欢这样一些有哲理的主题,这样的作品才有意义,无论是画面描绘上还是主题表达上都要有好几个层次可以细细琢磨回味。


“沉睡的森林”这组画作的灵感来源于生活中的安逸与危险,这也是我的真实生活经验。本系列的主题是森林,描述在森林里,各种小动物舒适地栖息在树枝上,睡得非常安静,一片温柔梦乡的景象。然而,仔细观察你会发现,看似和平的环境却处处危机四伏:春天这幅画,成群的行军蚁把鹿掏空了,只剩一张皮;夏天这幅画,鲨鱼隐藏在灌木丛里,难掩锋利的牙齿,觊觎树上正在玩耍的猴子;秋天这幅画,野猪和鳄鱼伪装成树干和树根,可是在树枝上睡觉的考拉和猴子却毫无防备;冬天这幅画,蛇模拟干树枝的形态,等待偷袭降落在身旁的鸟儿……


所有的捕食者都虎视眈眈,而猎物们却完全不知道危险已经迫在眉睫,悲剧可能就发生在下一刻.... 我想表达这种常态中的安逸与危险,大多数危险往往出现在我们最放松警惕、最习以为常的环节,甚至那些你熟悉、信任的人和事在某些时候他们会成为打垮你的利器,这些利器对你的生活了如指掌,就像年久失修的锁、忠心耿耿的老电脑、潜伏在身体里的烟酒瘾,它们取悦你,也会在某些时候背叛你。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是幸运还是倒霉,我们永远都无法预知未来的事情,大多数的我们也都生活在对未来的担心与惶恐之中,开心与快乐也只是转瞬即逝……而我们会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成长,成长到宠辱不惊。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0755-83953510